安谭 重担

修改了一下
凑活着看吧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谭宗明喝醉了,烂醉如泥,在安迪和包奕凡婚礼的当晚。
 
 
谭宗明收下了请柬,他无数次幻想过自己和安迪婚礼的现场,可是谭宗明没有想到他会是把安迪的手交给另一个男人的人。
 
 
包奕凡看了他一眼——没有嘲讽,没有蔑视,却好像是胜利者一样。的确,包奕凡视安迪如战利品,但是包奕凡就是比我——比我谭宗明有勇气,更贴心,更帅气,他才是更适合安迪的人。
 
 
谭宗明不断为自己洗脑,用思想和酒精,以至于到了最后已经没有了思想,只剩下口中空洞的反复的一句——你还是离开了我。
 
 
 
 
从那以后,谭宗明冰冷了许多,而且不只是针对安迪。平时,安迪的文件犯了一个小错误,谭宗明总会微笑着:“安迪,你看——这里好像有点问题吧。”而现在,谭宗明却板着脸:“你怎么这么简单的事都办不好?!拿回去,改!”
 
 
平时,谭宗明总是会温柔的摸摸安迪的头发:“注意休息。”
平时,谭宗明总是会微笑着:“小傻瓜,我怎么会离开你呢。”
平时,谭宗明总是……
 
 
而谭宗明只是为了把最冷漠无情的一面展示给安迪,让安迪更加依赖包奕凡,以此刺激自己,让自己淡忘安迪。
 
 
可是事情的效果并不是像谭宗明预期的那样。安迪在谭宗明面前像一只受惊的小猫一样,无力的反抗——或者是说没有忍受,只是默默接受。谭宗明总是走到安迪办公室前,却又止步,小心地听着安迪的小声哭泣并狠狠地握紧拳头。
 
 
揪得谭宗明心疼,生疼生疼的,是有锤子在击打谭宗明的心一样。

 
多少次,谭宗明梦见自己身处一团迷雾,他伸手去拨开迷雾,而雾中的安迪却渐渐消失,取而代之是包奕凡得意的笑容,而自己就好像多了几分挫败感。
 
 
多少次,安迪孤单的坐在沙发上,幻想着谭宗明温柔的微笑,俊朗的面容。包奕凡常常彻夜不归,安迪躺在床上,盼望着明天的谭宗明会和以前一样对她好。
 
 
谭宗明删除了手机里嫩模网红的手机号。他结婚了。他的温柔给了另一个女人。安迪看见,那个女人温柔贤惠善良羞涩而且有温度,自己的冰冷哪有权利和人家对比?安迪想,自己也就有被碾压的份了。
  
 
“对不起”
 
 
“新婚快乐。”
 
 
生活还是一成不变,但是,生活的重担全部压在了这个可怜的姑娘身上。她忍受着婆婆的欺辱,丈夫的无情和曾经那么深爱自己的人的无视。

 
  
 
谭宗明的母亲,在谭宗明婚后曾经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
 
 
“安迪……那个孩子是真的喜欢你。”
 
 
谭宗明合上书:“是啊,真好。可是回不去了。”
 
 
……
如果来个反转呢?
如果回到从前呢?
不可能了。生活中你做的每一件事,说的每一句话,都会大幅度的改变未来。
 
其实,妈,我也很爱她,现在也是。

 
 
 

一个午后,有个叫谭宗明的青年,给一个女孩送了一朵玫瑰。“安迪……我喜欢你!”
阳光打在桌前的枫叶书签,和女孩羞涩的脸颊。

评论(16)
热度(28)

© 星光闪闪丶万年拖更的星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