谭安 你一辈子的树洞先生

魏渭慢慢的压在安迪身上,用舌尖来探索安迪口中的世界。魏渭看见安迪闭上眼睛,以为安迪是很享受,便得寸进尺,想安迪的紧绷的腰肢进攻……

安迪却很矛盾——自己对魏渭的好感明明很强烈,却是死也接受不了魏渭过分亲昵的举动。安迪轻轻皱着秀气的眉毛,抑制住恶心的感觉,努力配合着魏渭的“爱抚”。

魏渭真的不懂安迪。安迪的呼吸紊乱被以为是情欲渐浓,魏渭便向安迪的臀部……

安迪终于受不了了,安迪的躯体一直在向安迪的大脑反应一个讯息:去你娘的荷尔蒙,去你娘的多巴胺,我受不了了!

魏渭一脸褶子的看着安迪,最终叹了一口气,走了。

安迪茫然的坐在床上,不知该去做什么。

安迪穿上拖鞋,走到外屋关掉音乐。沙发上,魏渭的外套落在这里,安迪扔了;桌子上,魏渭做的饭一口没吃,安迪倒了;电脑里,魏渭的好友头像灰色,安迪删了……

家里被安迪收拾的干干净净的,就好像魏渭根本没有来过。

安迪拿出肾6s,熟练的拨下老谭的电话号。

“喂,安迪,这么晚有事吗?”

“老谭,我在家,你过来陪陪我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你不问问为什么吗?”

安迪叫我,我会推辞吗?就算我在国外,我也得坐着火箭飞回来陪你。

安迪噗嗤笑了出来,还是性感的男低音,还是半严谨半风趣的语调。一股春风带来一般的暖流融进安迪的心胸,和老谭在一起,哪怕这是看一看他,也会很放心。

叮咚,门铃响,安迪开门,果然是老谭。

“老谭,进来吧,我有话和你说。”

谭宗明进了屋,看见家里一尘不染。

等两个人都坐下了,谭宗明开口了。

“家里这么干净啊,打扫得这么刻意,一定有事。说吧,我就是你的树洞。”

安迪沉默良久,最后终于开口,说出了刚才的事。

“……所以你们算是分手了?”

“差不多。”

谭宗明看着安迪,眼眶有点红,但是却没有看见泪光的闪烁。他把右胳膊伸展开来,冲着坐在对面的安迪说:“如果你很想哭,我的臂弯是暖的,你可以坐进来。”

安迪点点头,缩进谭宗明的怀里,但是还没有哭。

谭宗明顺势把安迪搂在怀里:“想逃吗?”

安迪摇摇头。

谭宗明对安迪一个公主抱:“压抑吗?”

安迪摇摇头,脸倒是红了。

谭宗明吸了一口气,俯身吻上安迪的唇。

安迪陶醉的眯着眼。谭宗明放开安迪,问道:“那你现在想把我扔在地上吗?”

安迪又摇头。

忽然,谭宗明单膝跪在地上:“安迪!这枚钻戒我在身上藏了五年了!现在我想让它在你的手上。安迪,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?”

安迪流出了泪水:老谭,这么好的恋人在身边呢,我居然没有发现……老谭,我为你脸红了,我真正意义上的初吻也是你的了,你要对我负责啊!

安迪笑了,泪水顺着脸颊滑下来。

“我愿意。”

(The End)

评论(14)
热度(55)

© 火星一只猹_[星闪] | Powered by LOFTER